鹿為/盧真瑜

銀鹿——鬼祟從夢裏浮出來
牠們曾聽說我的說書癖
才七嘴八舌,準備安慰
故事主人翁自清晨盡處
趕來,根系的呼吸沿時間散開
故事藏在風聲的旅人
尤為驚懼
他們向來所依賴的真相,正以一種
不容辯護的姿態
屹立於時代的審判席
看似和暖,日光或許不會說話
(結結巴巴,像裝在罐子邊陲的野獸
也將裝滿人們掩飾的惡意)
但絕非善類,一直專心致志不讓銀鹿的角
從真實逃脫,逼使牠們剝下白衣
沒入黑夜,將真相點起
如火繚繞
我自清晨的陽光下醒來
只想寫一首情詩
把謊言用亞麻色草繩
輕輕綑好,不讓微風再次翻閱
直至你說起那一個夢
回去
你不是馬,你是他們的夢魘

按:讀林夢媧〈你說你要回到日常〉後有感。


(影像由梁山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