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室/洪曉嫻

季節並不等候:於是必須挑選⼀個房間
鏡⼦、瓷磚、⽩被單、無光
需要寒冷的室溫及⾁⾝
培養⽔氣在地上累積
升起,先有了虛無然後才有結構與形態
你的⼿指未察覺變化⽽眼睛
⽽眼睛裡已經全都是光
即使彼此的臉都不曾細讀
但唯有⿊才看⾒光如同在霧裡才看到光的模樣
你的眼從我臉上走過
粗糙有⽇光的痕跡
霧穿過家具以及⾝體
如像⽇出 漸亮時
⼭巒間的蛇⾏
太陽⼀躍就暴曬天地
海開始有了藍光
與綠藻的搖搖
繞過我們但房間裡無⽇無窗
風從樓上傳來
杜鵑在潮濕中盛放⽽且迅速枯萎
腐敗之味引領迷路者
我們⼀⼿捕捉霧
在⼀室 在無可逃遁


(影像由梁山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