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獻給圖伯特/洪曉嫻

並沒有⼀束普渡的光
聖殿是陰冷的⼀如所有的聖殿
神低眉垂⽬並不傾聽
並不傾聽但神在殿裡
有燈不滅然⽽幽暗
於是⼈練習喃喃
低頌 以缽的迴響
磨轉振動 ⼀輪銀⽩的聲⾳

⽉亮接近塵世
在此處
雲躺在地上與裸禿的草原接連
眾⽣沉靜⼈臉如畫
有千年的風痕
鑿鑿如岩⽯的裂痕
⼭河與⼭河是女體的皺摺
⽣之盼望與疼痛相當
與死相當

有時以為在銀⽩的⽉球
荒涼連綿有⼈趕著⽜⽺走過
也靜得和風⼀樣
雪⼭與雪⼭是起伏的⽉岩
⽉滿的時候⾼原的海漲痛
光是過去的連⽔也是過去的
⽉將照耀
並不傾聽禱告與苦難
但晃晃記憶雪的顏⾊
皓⽩⽽透明


(影像由梁山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