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梧桐寨瀑布/洪曉嫻

後來我來了
滿懷⼼事地來到
密密麻麻的經⽂寫在風的迴蕩裡
植物在崖邊蛇⾏
辨認名字有時候比想像中困難
錯誤辨識的⾺櫻丹
成簇的花朵並不保護也不殺戮
會結出不知疲倦的果⼦
漫開在路過者的腳下

我也曾經夢過⼀個女兒
在我空蕩的⼭⾕裡爭奪
⻘磁⾊的潭⽔洗澈她的眼睛
⼀條⻘蛇探頭凝望
旋⼜復匿於⽯縫
像⼀個⾯善的女神
戰爭在她出⽣以前悄然開始
我們是頑⽯,不知進退
⾃然以其殘暴之姿吞拼與成長

那些樹的暗語,深植在泥⼟
尋找的路有時候尤其艱難
許多年以後我在同⼀個⼭⾕裡養育我的女兒
遇⾒⼀隻迷路的流螢
冷翡綠的尾巴帶著
⼤⼭森林裡的密語
沿著河流來到我們的夜
夏⾄蟬鳴
⽔漲的時候我們將哺育
相同的痛與希望


(影像由梁山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