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樹/洪曉嫻

離開房⼦到達另⼀個房⼦
那些我們暫借過的逃逸
天花上的樹影幢幢,藤蔓纏枝
忽爾就記起許多年前⼀個粉紅⾊的夜
我和他⼈坐在倘⼤的玻璃⿂缸前
熱帶的豔麗漂洋過海
等待拉開⼀重布簾
焦油與欲望的顏⾊
那時候的房間裡有幻樹
棕櫚樹的葉⽻化裂分
拂過我們傷痕纍纍的⾁⾝

我已經多久沒有給你寫信
修辭是⽣活裡的碗盆
⽔花在鋅盆裡濺起有時候像是
我們追趕過的星宿
窗外有樹
蔥⻘與松柏綠在風裡飄搖
我時常以為縹縹
⿈昏時⼭⾕的霧氣煙綠
我們從不曾停下來閱讀⼀棵⽩千層
銀⽩的樹⽪刻寫歲⽉的告慰
路邊整齊的切⼝共同的傷患
枯枝在路邊像芒草萋萋
⼀歲⼀枯榮
但本來我們擁有更多時⽇

我懷疑是否真的有過無所事事的風
⽇光充盈
如果我在曾經的樹的陰影下
遊離散漫並不知道終點
尋找⼀所合⾝的房⼦
把⾁⾝鑲嵌在裡⾯
唯有在風路過的時候
在牆上默想樹梢的所指


(影像由梁山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