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當然會回來/飲江

當我們說崩壞
我們在說什麼

一座城市的陷落
(行將就火)

有人説是麗達
有人説是天鵝

有人終將誕生
有人終將路過

而這也終將過去
像海妖的沉默

像海妖沉默時
那七種歌唱

歌唱不被理解
的哀傷

和理解尾隨
之遺忘

佢當然會回來
攜同他的所愛

(你寫就的詩篇
就在他口袋)

輾轉好多個時代
輾轉好多個世代

若非一個眼神
一聲嘆息

無所謂過去
無所謂將來

無所謂萎棄
無所謂崩壞

無所謂作為
一個君王

永劫流亡
像一個乞丐


(影像由余加希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