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2019」症候群/洛楓

如果我從這高樓的欄河跳下
你的氣墊能夠接得住嗎?
那個塞滿棉絮的腦袋
早已無法承受我的重壓
於是你把視線收成一條窄縫
窄得無法通過像薄餅的哀愁
然後裂縫擴張
良知的沙泥倒塌
煙塵裏我凝視你空無一物的視網膜
上面有我冷凍的殮容

沒有人想過城市有一天會忽然倒轉
頭顱卡在胯下
我和你便不能牽手走過平安路
路 堆在垃圾的旁邊
青春夾雜腐臭
我們踏着跌步
從華爾茲一直跳到佛蘭明高
我踩爛了高跟鞋你飛脫了假牙
誓詞
不停流產
咒罵很裙拉褲甩
我們修正臉皮繼續體面照人

終於我沒有從欄河跳下
你用發脹的眼神拂袖而去
對於我仍然活着你很遺憾
對於你的遺憾我祗好仍然活着

17.5.2021


(影像由余加希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