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之一/李嘉儀

一、

窗前有一雙白色的望眼。它折射著
幽深的盼望與年前哭過的一串微弱的流亡
我警候著雪。白色的我自己
也許,星不是用來仰望的。我以星為夢
以夢為岸,以岸為落下又復升的層層雪域
我在域裡行走。

二、

派報的人常在晚上駛一輪自行車經過
抱著淡灰的綿羊他問我:「黃昏
是否已經來過了?」正當我預備舉起雙手
他臂下的綿羊隨即憐惜地憂傷起來:
「原來你並不認得那餘暉。」於是
他們隨星河的引導駛往下一個域界
我掩蓋著我自己。
雪域的黃昏此時只拘謹地
在我那凝在半空的袖中重重歎息:
「我們是且冷,且暖的——」
我盛著雪域的黃昏在域裡行走。
 


(影像由梁山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