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熒惑

不可以寫子彈了我就寫石頭
不可以寫石頭了我就寫河
寫燃燒的花蕊,寫碑上的青春
寫詠嘆調中的白血球
寫夕陽的黑色軍隊,那當路衢的
快餐店招牌裡的燈泡,窒息的琺瑯質
 
反正萬物都是用子彈構成的
不可以寫小米我就寫塵世的飢荒。
 
1-5-2020


(影像由杜錦榮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