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河/李嘉儀

像已很久沒有聽見水流的聲音
在你臉上,一條古老的
河川突然冒出
流瀉,且拒絕我——

我看著河川流經你溫暖的頭顱
穿過你濡濕的眼睛
甚至聽見鳥
沿著你的髮端唱起頌歌
連同鮮活的咒詛
也在霧中掠過。我默默
與那雙眼睛對峙,別無所見

一轉身,卻走進那扇
長在你臉上被河川圍繞的木門
木門帶鎖,匙孔長得恰巧
就是我罪孽的形狀。每當門開
我就看見一輩子刮過的痧
都在空中飛舞,所有發出過的尖叫
都長得轟烈熱鬧,邊緣泛金
就像要我說:神在,就有神在
門開,就要憶及罪孽

因我知道祢存活於空氣深處
在火與水之間盤腿而坐
沉默震怒。即使我已經闖過所有
的禍了。祢仍依舊閃爍,直率
字跡潦草,喜歡領棕櫚枝散步
適合被火包圍,不適合害羞

是以我宣判祢為一個不協調音
一個高智能的縱火犯:要賦予我
又剝奪我,不相信我
卻命定我:僅僅以一個手勢
來缺陷生

當你的臉孔被水流縈繞,長成綠州
我就退化成蛇,僅蜷縮於
冷洌河川,只懂遙望鳥翼承認我也
曾奢望迎向美迎向光明,迎向愛迎向天空
要望那羽毛的微冷,拂過雲端
像一面臨風的旗幟
擺動如綿絮

可是,眾天使:我是印記
我甚或是一個疑惑者,是你
行星的棄子,沒辦法
一邊擺動尾鰭,一邊又在星際間
拖拉出一整串純淨發亮的善良
器官,在寂靜的操場裡
不辨方向,看風箏滑落

當流在你臉上的河川輕巧地
竄進我眼底,早已降落眼窩的石頭
只懂拴緊眼睛,不去咆哮
就像你要神在,就有神在
我一眨眼,就有石響

引路的人,請告知我出發的方向
「我可以將一切都償還給祢
身體,愛,靈魂,感覺,大海
那盛極一時的陽光……」
只要祢告訴我,每當天空晃動時
那道流經我眼瞼的罪河
將怎樣變成櫻桃酒
又怎樣貪婪地
在祢唇邊,折射有光
 


(影像由梁山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