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畫/熒惑

白布罩在我們的臉上
我逐一為大家繪上眼睛和嘴巴
 
有些人重新睜開眼
有些人試圖說話
 
更多人卻完全沒有反應
白布紋風不動
 
可能他們已經死去了
可能只是我畫得不夠好
 
誰來接力再畫一次?
即使我們的墨水已經所剩無多

4-1-2020


(影像由杜錦榮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