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泳池/李嘉儀

當房子內的書本塌下來時
外面的泳池下沉了一寸
泳池尚是青藍色的,沒有變舊
蒲公英將水勢分開。攀爬在水面上的微光
驕傲地向天空伸了一個下午的懶腰

微光中,一隻幼蟲正啄咬跌落的樹葉
以爵士樂的情調,旋動
輕噬,葉子在水波中顫動
邁步,稍微發情。即使沒有風
也想趕在新雨來臨之前
以欲行又止的寂寞,抵擋
生態學的嚴肅。無疑

這是一種劇烈的舞步,這是
一種劇烈的探戈。以無間斷的咬嚙
要教你認識語言與快樂。待到
葉心穿洞微濕,夏日淡涼
門就開著

一頭唐貓應聲慷慨前來
以爪痕撥水,如挑撥琴弦
彷若晃搖羅帳,幼蟲壓低
身子,僅纖弱地
伏於葉面,緊抓葉脈
像抓緊一雙脈搏跳動的手掌
有血在流。你一手暗綠的紋路
從此有汁液通行,有心室共鳴彷佛能
拆讀來信,能牽我跳一場
亂來的舞,能捧兩個紅熟的小蕃茄
從高處擲向我,惹我微笑

是以我決心相信,在禁忌裡
蟲也能愛,能抱住一角綠色的殘缺
飄零至岸,在一片浮沉的青藍海洋裡
單獨旅行,決戰四方,能上演
一場莎士比亞:「我要你走
卻不願你走得太遠。」該怎樣猜想

在綠色的庇蔭裡,聽任水光撲殺
聽任顫抖,僅憑藉愛
憑藉啃咬過的齒痕
辨認出你在流淌中,覺得寒凍的訊號
就拖拉著你,沒有醺醉也要
飄浮至燦然的一角
將你與齒痕,拉向和暖

就以最私密的情感,讓自己發芽
勒令自己:不僅要長成樹
還要長成庇蔭,長成一束容許你在的
微小沉默,讓你從此抬頭也不知道
陰涼是我,輕呼是我。讓你
從此呼吸也不了解
激盪是我,嚮往是我

要是在未來,你進化得太快了些
鱗片抹得淨亮,額葉變白就遺忘了
水面上的閃閃爍爍。我就蒸發
直至天氣轉換,在搖晃之時
將果實發射夜空
以六等星的距離,容果籽發光
再栽種兩個圓熟的小蕃茄
從高處擲向你,惹你
微笑。讓你在懵懂間能記起
爵士,記起藍綠流水
就是彼此的西北雨

每當針葉林微晃
侵襲天空,每當樹幹
整群拱起後背,蟲鳴拍打節奏
每當色士風響起,蕨草
席捲天地,踏著舞步的狼群
將轉圈越河,叩門歌唱:
這爵士泳池就是原初召喚
你們一頭栽進的氣味
 


(影像由梁山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