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遊者/熒惑

我夢見死亡,我夢見戰爭
夢見一隻蒼蠅從時代的裂縫
飛入鐵灰色大樓,夢見記憶發光
照亮詞語,夢見死亡被圍堵
  
每個人都分擔整體的重量
我又夢見前進和踟躕,石頭
向海洋噴出黑煙,夢見衰老的狼群
為了活下去仍然在搜索獵物
 
我夢見黑夜,街上全是穿雨衣的人
稀疏地站立,低頭沉默地呼吸著
但是我不知道詞語匿藏的位置
廊柱和牆壁上的字甫寫下即消失
 
誰去吶喊,誰縱身
我夢見所有希望在這裡
就在這裡:每一個墜落點都開滿了花
讓生與死在夢裡相逢
 
讓我們夢見他人的夢
像流螢匯聚在磚瓦之河上
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脫下最後的面具
為香港的黑夜唱歌
  
5-7-2019


(影像由杜錦榮提供)